《军工太行》第三集:听这是我们自己的炮声(上)

  【山西首部红色文博系列微剧】第三季

  《军工太行》

  第三集:听这是我们自己的炮声(上)

  主持人王萍:

  欢迎收听系列微剧《红色守望》,我是主编王萍。1940年10月底,在百团大战进行到第三阶段的时候,由彭德怀亲自指挥关家垴战斗打响,这便是八路军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进攻战。

  而这场战役八路军共投入了三个旅和两个团,虽然最终毙伤日军三百多人,击毙冈崎中佐。但却在历时两个昼夜的血战中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而这其中,日军的掷弹筒是给我军造成重大伤亡的主要武器。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掷弹筒在中国军队中俗称小杂炮,是赫赫有名的机枪杀手。在日军中大量装备的掷弹筒类型中,要数八九式50毫米掷弹筒最为常用。这款掷弹筒重量不及五斤,有效射程为120米左右,最大理论射程达600米。最快速度之下,一名经验老道的老兵在一分钟之内可以投掷出25发弹药,可实施强大的火力覆盖。据抗战老兵的回忆说,每当我军阵地上的机枪一响,日军的掷弹筒就随之打来,机枪手往往被打得抬不起头来,其威力可见一斑。关家垴一战让八路军开始重视掷弹筒。彭德怀认为,对付日军掷弹筒的最好办法就是以牙还牙,而掷弹筒重量轻、威力大,非常适于游击战。为此,八路军军工部提出,敌人有掷弹筒,我们也必须有个要求,一起来听八路军研究会太原分会霍平分霍老的讲述。

  嘉宾霍平分:

  当时,八路军在百团大战期间,发现自身的火力太弱,在几百米的远距离炮兵作用太大。因此,彭德怀下令发出指示,要求黄崖洞兵工厂造炮。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主持人王萍:

  新四军活动的华东、华中等地,由于离上海等工业城市较近,无缝钢管等材料来源是比较方便的。而深藏于太行山脉的我军兵工厂,由于材料所限,只能扒铁路上面的轨道钢,经过锻造成型再进行机加,难度可想而知。继续来听八路军研究会太原分会霍平分霍老的讲述。

  嘉宾霍平分:

  当时,黄崖洞兵工厂及华北地区跟上海及新四军兵工厂情况不一样。大家都看过《51号兵站》,在《51号兵站》里面,有两千米的无缝钢管。所以,可以造炮,造迫击炮,很容易能弄到物资。在八路军这边,物资匮乏,根本搞不到无缝钢管。怎么办呢?只能拿钢轨,把整条钢轨两端折叠对齐以后,通过热处理加工变成了一个粗的圆钢,用钻床、车床掏空。这样的工序流程比新四军那边的兵工厂做迫击炮就难多了。所以,黄崖洞兵工厂造炮非常困难。做炮管,造支架,造炮弹,根据图纸造就行。

(掷弹筒炮弹)

  还有一个难点,就是炮弹壳的问题,炮弹壳的问题是什么呢?当时,我们的技术力量非常弱,主要是炼铁,铁不好炼,炼出来的都是白口铁。白口铁跟普通的灰铸铁不一样,白后铁特别硬,特别韧。

  主持人王萍:

  在没有任何技术资料和样品的情况下,军工部部长刘鼎根据以前红军时期自铸的小迫击炮的经验,亲自绘制一门类似掷弹筒的小炮草图。而此时,八路军总部正巧送来一具缴获的日本制造八九式50毫米掷弹筒。军工部随即决定由黄崖洞兵工厂和高峪三所进行仿制。继续来听左权县红办主任姜杉的讲述。

(杨家庄村翻砂车间)

  嘉宾霍平分:

  在杨家庄村,是以做炸弹为主,在做炸弹的基础上,到了1939年六月份,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成立以后,在刘鼎部长的主持下,研制成功了掷弹筒,它是用缴获日本铁轨进行加工制造出来的,威力很大。杨家庄制造出来的武器装备了八路军很多的部队,为八路军在抗战时期取得的胜利,起到了支柱性作用。

  在这里面它还有什么呢?翻砂车间,它翻砂干什么呢?就是做炮弹的那个炮壳儿。另外,西面有一个村子叫高峪村,那是机加工,所以,这两个村子变成了一个厂、两个车间的一个形制。所以,杨家庄村负责翻砂毛坯,高峪村负责机加工,加工完了以后,再运回来杨家庄村进行组装。在杨家庄村里面有机加工车间、翻砂车间,成品库、半成品库,关键还有组装车间。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成体系的兵工厂系列。

(杨家庄村成品库)

  主持人王萍:

  八路军军工战士虽然没有在前线战场冲锋陷阵,但,他们在武器弹药的研制和试制过程中,也同样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简陋的工具、简陋的技术条件,险情随时可能降临。就连时任八路军军工部的刘鼎,也曾经历九死一生的瞬间考验。请继续收听我们自己的炮声下集。

  用声音还原昨天,用信仰指引未来。红色守望系列微剧由山西省文物局、太原广播电视报社联合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