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海外文物“回家” 太原理工大学组建文化遗产数字化团队

头戴VR眼镜设备,手持遥控手柄,便能顷刻间置身于响堂山石窟,眼前慢慢浮现造型生动、神态安详的佛像和色彩斑斓、线条流畅的壁画……这是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文化遗产数字化团队对响堂山石窟文物数字化采集的工作成果。

春节假期,位于山西太原的天龙山石窟游客络绎不绝。人们在欣赏天龙山石窟雕塑艺术的同时,也赞叹数字化技术再现了散落在多个国家的文物造像。不久前,河北邯郸响堂山石窟因文物数字化复原实现造像“重聚”,一度引发热议。而这都与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文化遗产数字化团队密不可分。

科技手段助力文物重现风采

位于河北邯郸的响堂山石窟,开凿于北齐时代,是国务院第一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由于历史原因,响堂山部分石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并有一些文物流失海外。为了还原响堂山石窟往日的风采,2017年至2018年,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启动了响堂山石窟数字化工作,对石窟本体和流失海外的文物进行数字化采集和整理。

然而,文物“回家”的路并不顺畅。因其规模庞大,团队需要根据采集到的数据进行点云处理,通过多个站点的扫描,获取石窟表面的完整点云、三角网面,再加上复杂的后期处理,才能完成石窟模型的重建。

“数据采集费力,数字复原费心,缺位的造像应该以怎样的形态出现在什么位置,都需要确切的依据。”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学术院长、教授赵慧告诉记者,为了做好响堂山石窟的数字采集工作,团队不仅翻阅了大量的文献,还曾先后4次实地采集数据,建立了上百个站点扫描。从前期的数据采集,到后期三维模型的映射,团队经过6年的努力才完成北响堂第3窟(刻经洞)数字化复原,为《响堂山石窟考古报告》的撰写提供了宝贵线索,也为那些流落异乡的文物回归故土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师生接力做好文物数字复原

在山西省太原市天龙山石窟“复兴路上 国宝归来”特展展厅里,笑意盈盈的“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放置于3D打印的洞窟里,后面就是它的佛身。

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李烽介绍,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于2012年成立了文化遗产数字化团队,摸索出了一套数字化修复文化遗产的方式。2015年该校开展天龙山石窟本体的三维扫描数字化工作,重建石窟本体三维数字模型,并结合海外造像数字模型,数字复原天龙山石窟。

“尽管前期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但在当时天龙山石窟的数字复原对团队而言是不小的挑战。”李烽介绍,该项目是国内外首例将流散于世界各地的文物以“数字”形式回归,并与遗址本体数字合体复原石窟原貌的案例。团队共有20余人,除了六七名教师外,其余均为太原理工大学艺术学院的本科生、研究生。

资料不够,团队成员就想方设法联系相关机构获取信息;设备技术不够先进,团队成员多下苦功,一遍又一遍地跑现场做实证。从数据采集、点云处理到模型构建、纹理映射,团队最终实现了11个石窟100余件文物数字复原。

“不论是天龙山石窟还是响堂山石窟的数字复原都经历了数年时间,都是由教师带领学生不断接力才有了如今的成果。”赵慧介绍,多年来该团队致力于山西省内外重要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目前已完成国内外文化遗产数字化采集和复原项目10余个,采集文化遗产数字资源40余项,培养学生100余人。

赵慧认为,文物数字复原其实是中国流失海外文物数字化回归的一个有效路径。此外,通过造像和石窟的数字复原模型,拉近人们与文物的距离,让更多人能够重访历史,重新了解文物的原始面貌,这也是文物数字复原的意义所在。

“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年轻的学生参与到了文物保护项目中,让我们看到了文物保护工作未来的希望。”赵慧表示,团队将继续深耕此领域,为后人留下真实的历史文化记录,让更多濒危的古迹重新“活”起来“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