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地宝藏·神奇文物在这里(第二季)⑱丨春秋铜熨斗:来自2600年前的“熨帖”

文物档案

主角:铜熨斗

体态:长23.8厘米、高12.0厘米、口径11.4厘米;重0.47千克

出生时期:春秋

出生地:山西省隰县瓦窑坡墓地

藏宝地:临汾市博物馆

或许,这位贵族妇女曼妙动人,深受宠爱,而她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对家人起居的点滴操劳也被世人传颂和效仿。两千六百年过去,她的影子消失在风中,她的躯体沉埋在地底,仅仅剩下残损的骨骼,什么都辨认不出来。

2005年,临汾市文物局联合隰县文物局对位于隰县县城西北的瓦窑坡墓地进行了考古发掘。清理出的17座墓葬中,M29和M30出土了相当丰富的随葬品,包括铜容器、乐器、车马器、兵器以及装饰品等。这些具有较高等级的文物,填补了山西地区春秋中期高等级铜器墓葬的空白,为这一时期高等级墓葬的葬俗和器用制度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对于认识当时铜器生产、流通及铜器风格演变具有积极意义。

根据考古报告,除了鼎、甗、敦、匜等铜容器以外,M29还出土了铜戈、铜矛、铜盾钖等五十余件兵器和二十多件车马器,而M30不见兵器和车马器。M30棺内发现有4组玉玦以及骨笄、蚌饰,M29中却不见这些装饰品。考古人员推测,M29的墓主人为男性,M30的墓主人为女性。M29和M30墓室面积均超过了15平方米,出土遗物组合及纹饰风格十分接近,结合位置、规模等推断,两座墓葬或为夫妇异穴合葬墓。同时结合棺、椁数量和随葬铜器种类来看,这两座墓葬的等级很高。

除了4组玉玦和其他饰物,M30发现的一件随葬物品,无疑也为考古人员的推测提供了佐证。

这是一件铜熨斗。很有可能,它是世界上最早的铜熨斗之一,而在中国,铜熨斗的普遍使用已经到了西汉。这件铜熨斗斗身为圆筒形,有一个U型兽首前端的斗柄与斗身相连,二者直径长度比例接近一比一。斗身直径与高度比例也是接近一比一,整体造型饱满均衡。斗身上有平盖,盖钮是一只张开双翼站立的小鸟。斗盖以及斗身满饰线刻云纹,内壁为线刻鱼纹,斗柄则是相互缠绕的镂空蟠螭纹。

一种说法是商代最早有了熨斗,只是作为一种刑具,用来灼烫犯人的皮肤。西晋皇甫谧的《帝王世纪》里记载了商纣王的暴行,“纣欲作重刑,乃先作大熨斗,以火熨之,使之举手辄烂,与妲己为戏笑。”从商纣王到春秋中期,四五百年里,熨斗朝向家居用品的流变目前缺乏更多考古实证,即使在春秋中期,能够拥有这样一件铜熨斗的家庭应该也不多见。但显然有一点,最早的熨斗依靠外部加热,到了春秋中期,已经出现了内部加热的革新,说明用途的变化促进了器物的改良。现在我们知道,古人将烧红的木炭或炭块放入熨斗,待底部热到适宜使用的程度加以使用,因此也称其为“火斗”。

M30的墓主人无疑是幸运的,能够拥有一件非常趁手且装饰精美的铜熨斗,为自己的夫君熨烫衣服。春秋时期,隰县为处于晋国与秦国的边界地带“蒲”地所在。通过对瓦窑坡墓地出土的青铜器研究,不难看出,春秋中晚期时晋国与楚国、晋国与北方戎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而历史也记载了“蒲”地多次发生战争的事实。M29的随葬品里有礼器和乐器,更有大量的兵器和车马器,或许墓主人是当时镇守地方的军事官员也不无可能。古人造物推崇“器以载道”,他的夫人,这位尊贵的贵族妇女手执熨斗,仔细将夫君的衣服熨得平平整整,协助夫君规范服饰礼仪,让夫君永远保持一种行为高尚、英武整洁的形象。

这件铜熨斗的斗形代表着熨斗的原始形制,就是斗的外形结合斗身侧边的直线形斗柄。抛开装饰性,它的功能设计极具现代理念,那就是从人本出发,着眼于使用者的安全和舒适。斗身直径与高度比例接近,在尽可能减轻重量的前提下造就了最大的储热空间。U型前端斗柄更加省力,并以U型下陷来避免手与斗身的触碰。桶型斗身施予斗底底板均衡压力,提供给操作者最为轻松的环形运动轨迹,而斗盖的设置有效地防止了炭火的迸溅并且保温,同时增加了对衣物面的压强。值得注意的是,斗柄后端有一个一定弧度的微微上翘,既使铜熨斗整体显得轻盈灵动,又助于操作者轻松把握。

魏晋南北朝以后,熨斗才传入民间,到了唐宋得以广泛使用。从这个角度反观,M30出土的铜熨斗就是等级之物。它的制作也相当复杂。根据对出土57件青铜器的铸造工艺考察分析,大体分为浑铸、分铸及复合法三类,其中只有这件铜熨斗为复合法制成。斗盖、斗壁热锻成形,立鸟盖钮、斗柄浑铸法成形后焊接而成。

辽宁省博物馆藏有一件形制比较特殊的器物,看上去是一个半米多高的铜柱,底座为喇叭形,柱头为一蹲坐的熊,柱身上部靠近柱头处有一半圆状穿孔。这件汉魏时期的器物在古籍中称为“熨人”,是放熨斗的架子。各地考古中也时有带架铜熨斗的出土。目前所发现的“熨人”及带架熨斗基本上自汉开始,没有证据证明M30时期,铜熨斗是否也有架子配备。不过,除了其他优点,那个斗柄上的U型前端设计依旧留下一个谜,因为目前所见的斗形熨斗几乎都是直柄。当时的设计者仅仅是出于力学考虑吗?

M30还有5件鼎出土,据考古报告,它们是标准的列鼎。从用鼎制度看,这是目前三晋地区所见的等级最高的春秋中期墓葬。M29的主人是谁?M30中随风而逝的贵族夫人又是谁?无从得知。我们只知道,曾经有一双手握着铜熨斗,日日夜夜为夫君熨烫衣物,她望着他衣衫整洁、威武出门的背影,内心无比熨帖。


临汾市博物馆 

临汾博物馆是一座综合性博物馆,位于滨河西路九州广场南端,建筑总面积32429平方米,建筑高度23.65米,设计造型为日月相抱,设计理念源自象征“日月同辉”的陶寺古观象台,整个建筑把传统文化和汾河生态公园巧妙地融为一体,构成临汾博物馆不同凡响的视觉效果,在博物馆建筑中独具特色。

博物馆主体建筑地上三层为展区,地下一层为库区,是全市的文物中心库,代表临汾历史文化的珍贵文物在博物馆保护、存放、展示,其中尤以青铜器、陶瓷器、水陆画、木版年画为特色。陈列形式设计大胆运用国内国外先进的展陈理念和最前沿的科技手段,打破博物馆“千馆一面”的模式,把数字化新技术运用到博物馆展览中,实施“智慧服务”、“智慧管理”、“智慧保护”、“智慧运营”。

陈展以历史传承为脉络,以专题文化为特色,内容分四个板块:一是“远古足迹”专题,展示“丁村文化”和“柿子滩文化”,延续至“枣园文化”为代表的临汾新石器时代文化。二是“最早中国”专题,展示以“陶寺遗址”为主的尧都平阳最早中国的史实。三是“晋霸春秋”专题,展示晋与三晋波澜壮阔的文化风貌。四是“千秋平阳”专题,勾勒自秦汉至清代文明进程之大线索,展示平阳冶铁的滥觞、兴盛、发展的辉煌,演绎平阳戏曲之乡的历史传承,彰显平阳金元木板雕刻中心的重要地位和明清平阳木板年画的特色文化,全面展示佛教在平阳地区的传承和兴盛。

临汾博物馆是临汾城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是城市历史文化的凝聚点,是临汾市最主要的文化载体。作为临汾市百里汾河生态长廊的标志性建筑,它是展现华夏文明、促进文化交流的主要平台,同时是临汾市民众休闲的好去处,促进临汾转型跨越,带动了百里汾河生态长廊经济带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