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地宝藏·神奇文物在这里丨春秋晋公盘:孟姬的命运

文物档案

主角:晋公盘

体态:口径40厘米,总重7000余克

出生时间:春秋 

出生地:不详

藏宝地:山西青铜博物馆


春秋晋公盘:孟姬的命运


2014年6月22日,学者吴镇烽在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介绍了一件青铜重器——晋公盘,这篇文章后来收入吴镇烽《商周青铜器铭文暨图像集成续编》一书。当时被描述的晋公盘来自海外,出土信息不明,其“内壁铭文183字传递了春秋中前期极为珍贵的历史信息”,引起海外学术界真伪之辩热潮。

晋公盘内壁的183字铭文分为七处,每处各三行,内容与早在清代时便已被发现并著录的晋公盆(又称晋公簋)铭文基本相同。晋公盆现已失传,遗留下来的铭文拓片大部分模糊不清,其中约有四分之一的内容难以辨识,长期以来一直不能确知作器者“晋公”是谁。而晋公盘的铭文非常清晰地告诉大家,这位“晋公”就是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

▲晋公盘铭文

除了海外学术界,被震惊的还有山西方面。多年前山西警方便获悉情报,曾有盗墓犯罪集团盗掘贩卖了一个盘状青铜重器,疑是国家重要文物。结合多方信息,公安方面认为,这个重器极有可能就是晋公盘。经过不懈的循线追缉,山西省公安厅将晋公盘从海外追回,于2019年4月9日移交给文物部门,并在“守护文明利在千秋——山西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宣传展”上展出。

晋公盘的铭文记录了一场大婚。“在周历的某年正月初吉丁亥这天……今铸造大女儿孟姬的嫁妆。孟姬你这孩子,(嫁到楚国后)整治好你的家室,作楚国国君的嫡妃,昭显万年,藩翰晋国,世代不断地永宝此器。”晋文公的女儿即将远嫁楚国,为此,按照惯例,晋文公派人铸造了这件青铜礼器,上面刻下铭文详细记录。当然,在表述嫁女一事之前,晋文公不忘追溯始祖唐叔虞、父亲晋献公的丰功伟绩,同时称颂自己开创的晋邦霸业。

对于铭文中晋文公“元女孟姬”的身份,吴镇烽指出,重耳已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功臣赵衰,因此出嫁楚王的这位孟姬不会是他的亲生女儿,只能是同宗中的长女。

▲晋公盘

重耳还没有成为晋文公之前,曾经流亡到楚国,深受楚成王礼遇。当时楚成王问他,今后如果晋楚相争,你会怎么报答我?重耳于是说出有名的“退避三舍”之诺。当他回到晋国即位,不久后便嫁女给楚国,来表明晋楚之好的态度。学者董珊认为,晋文公嫁女的时间应该发生在晋楚城濮之战之前,文公五年城濮之战晋国全胜,奠立霸业,两国从此交恶。学者王泽文进而推断,晋公盘作器时间更可能是文公三年。

由于晋公盘被盗出海外,原始墓葬信息荡然无存,无法得知此盘与早期发现的晋公盆之间的关系。解释往楚之器却在山西出土的第一种可能,嫁女只是作器的缘起,并非实际随行的嫁妆,最终以此名义成为礼器,永久地供奉在祭祀的地方。因为铭文中也提到,“虔诚地对待……祖先神灵的祭祀,诚恳地、恭敬地酬答神灵。”我们无从得知孟姬的命运,或许文公死后,晋公盘随之入葬,一段往事从此封存。

不同于大多数青铜盘,晋公盘的平底浅腹内,铸有众多的立体动物雕塑。在它底部中心有一对浮雕游龙回旋盘绕,双龙之内站着一只水鸟,双龙之外又有四只水鸟和四只乌龟。再向外延,又有三只青蛙和三条游鱼。最外一圈,是十数只青蛙和乌龟,它们或蹲或游,或者爬行,非常生动鲜活。这些动物的制作展示了工匠的心灵巧思,鸟喙可以自由开合,龟首能够如意伸缩,原地还能进行360度转体,既体现了青铜冶铸技术的高超,亦体现了机械制作技术的进步。

▲晋公盘铭文

类似的青铜盘还有一件子仲姜盘,也是春秋晋国制作,也是从山西出土流失海外,后藏于上海博物馆。它们共同的特点是,盘底有大量浮雕,以及绕轴360度转动的众多圆雕,包括铭文及其范铸方式。当水注入盘中,由于水流的冲击作用,那些圆雕动物们就会旋转起来,生机顿现。

青铜盘是盥器,常和匜组合使用。用匜舀水,浇到手上,净手后的水落入盘中。目前所见最早著录青铜盘的著作,是北宋吕大临的《考古图》,尽管其中收录的实物极少。青铜器的器型来源主要是陶器,青铜盘无疑也是模仿了陶盘。河南不少龙山文化晚期遗址中出土有陶盘,有些在制作形式上与商代早期青铜盘十分接近。

▲晋公盘

考古发掘表明,春秋中期后,特别到了战国中晚期,青铜盘的数量急剧下降。据不完全统计,战国中晚期的青铜盘仅占整个商周时期青铜盘的百分之五,且形制单一,没有纹饰,铭文尤其罕见。

晋公盘里的动物圆雕使得这个盥器多少具有了玩具兴味,体现着父辈难以言说的内心挚爱。当然,青铜盘也是一个诗经时代生活场景的喻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取妻,必齐之姜”,夫妇之情尽藏其中;而蛙多子,更是长辈美好的祝福。

学者陈昭容表示,春秋时期,诸侯间盛行以婚姻维系政治关系,陪嫁品种以盥器为大宗。所以,晋公盘的经历或许将指向我们不愿意想到的那一幕。依照学者们的分类,最早出现的晋公盆是食器,晋公盘是盥器,都是日用器皿,因为铭文而具备了礼器性质。那么回过头解释往楚之器却在山西出土的第二种可能,它们也许作为真正的嫁妆随着孟姬远到楚国,安慰着她的思乡之情,但恍如命运的无常,它因如今不可知的原因,又回到她朝思暮想的晋国。

种种场景、种种可能,晋公盘的真实历史与故事,还待未来持续研究,慢慢解开……


山西青铜博物馆

山西青铜博物馆隶属于山西博物院,集收藏、保护、研究、展示和教育为一体,是我国目前规模最大的省级青铜专题博物馆,2019年7月建成开放。展示面积1.1万平方米,展品1450余件组,主要来自历年考古发掘出土和近年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追缴的珍贵文物,荟萃晋系青铜文物精华。

基本陈列以“吉金光华”为主题,是国内规模最大、体系最完备的中国青铜文化专题陈列,展览分“华夏印迹”“礼乐春秋”和“技艺模范”3个实物展示专题,通过青铜与国家、制度和技艺的多维度视角,阐释青铜文明在中华文明演进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同时辅以“数字青铜”和“探幽寻胜”2个数字互动专题,以数字展示和教育互动的方式探索青铜文化的奥秘。该展览以丰富的文化内涵,严谨的知识传达,趣味的展陈形式,以及温情的创意服务,赢得社会普遍赞誉,荣获第十八届(2020年度)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开放运行3年来,山西青铜博物馆围绕弘扬中国青铜文化的主题,通过收藏、保护、研究、展示和传播一体化建设,形成了具有特色的博物馆运行体系和文化传播体系,蹚出了一条专题博物馆创新发展之路。2021年,获“山西省文物工作先进集体”称号。2022年,获“全国文物系统先进集体”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