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举办“杨富斗先生与山西考古”座谈会

12 月 13 日,为纪念杨富斗先生(1931—1998)诞辰90周年,缅怀先生为中国考古学和山西考古事业作出的卓越贡献,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举办了“杨富斗先生与山西考古”座谈会。杨富斗先生家属、生前同事好友,省考古院中层干部参加了座谈。座谈会线上线下同步举行。

▲会议现场

座谈会上,30余位代表围绕“杨富斗先生其人其事”“杨富斗学术著作与学术贡献”“杨富斗先生考古工作中文物保护的超前理念”三个主题,结合自身经历,回顾了杨富斗先生不平凡的一生和在晋文化研究、文物保护、戏曲考古等方面作出的重要贡献,展示了先生开拓进取、求真务实、崇尚实干、侠肝义胆、提携后学的崇高精神品质。

▲与会嘉宾合影

以此次座谈会为契机,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将继续秉承以杨富斗先生为代表的老一辈山西考古人的优良传统, 不断推动我省考古工作高质量发展,为努力建设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贡献山西力量,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山西贡献。


杨富斗先生生平

山西的南部古称河东,1926年,中国考古先驱李济先生以科学考古的方式在这里掘开了第一铲土。30年后的1956年,同样在晋南,新中国考古第一站,一群担当新中国考古事业脊梁的人物荟萃在这个地方,这其中就有杨富斗先生,那年他23岁。

▲杨富斗(中)陪王季思、黄竹三参观马村金墓

1931年7月3日,杨富斗出生于山西省新绛县。少年时虽家贫,但受晋南传统文化影响甚深,喜好听《汾河湾》《西厢记》《赵氏孤儿》等蒲剧梆子,这为他后来从事平阳金墓戏曲文物的考古研究奠定了基础。

1948年春,17岁的杨富斗考进了贺龙在西安举办的西北军政大学,后因病退学回乡。1950年,病逾后的杨富斗,进入新绛县文化馆工作,1952年转入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

1953年,杨富斗参加了文化部、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大学联合举办的考古工作人员培训班,俗称“考古黄埔二期”。在这次的学习中,杨富斗掌握了较为完整系统的考古知识,增长了见识,开阔了视野,他的认真吃苦精神给多位老师如苏秉琦、李学勤、严文明、宿白等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宽厚大气也与同学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考古黄埔二期”合影

▲杨富斗(左一)与苏秉琦先生在一起

▲杨富斗(左二)与张忠培在马村金墓博物馆

1956年10月,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设立了侯马文物工作站,专门配合侯马市的城市建设。从1956到1959年,杨富斗和他的战友们开展了大量的工作。1956年用方格网排列方法进行钻探,肯定了以牛村古城为中心的东周文化遗址的重要性,打破了以往对文化遗址不能钻探的保守思想。实践中不断摸索,不仅找到了认定和辨别地层的方法,还发明了直线追踪的钻探方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在三个月内完成了预计一年才能完成的钻探调查任务。到1959年,他们采用踏勘、钻探和考古发掘相结合的方法,跑遍了侯马30平方公里的土地,发掘面积近2000平方米,陆续发现了西侯马、宋郭、白店、牛村、南西庄和北西庄等大量的东周古城文化遗存。

杨富斗和他的战友们推断:平望古城与牛村古城并非一般的城市,而应是一处曾扩建过的繁荣的诸侯都邑。在与文献资料印证后,得出了侯马极有可能是东周晋国晚期的都城——新田遗址。这是山西之“晋”首次从考古学上得以印证,不仅为侯马市的城市规划与文物保护提供了重要资料,而且在中国城市营造史、考古学史上也具有重大的价值和意义。

▲在工地讲课

▲在考古发掘现场

1959年1月,杨富斗与他的战友们在牛村古城南面发掘了两座金大安二年(公元1201年)的董氏兄弟砖室墓(称作M1、M2)。M1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墓室后壁的正屋屋脊上部,砌出一座高近1米的小舞台,正面为歇山山花朝外的装饰,台口内摆放着正在演戏的五位演员塑像,当中一人身穿红袍,头戴乌纱,手执笏板,左边是两个长袍冠冕的人,在一旁侍立。

这两座墓的发现让杨富斗深为震惊,凭着长期从事考古的敏感,他认为这将是一个中国戏曲艺术史上至为珍贵的物证,在诸多专家学者的鼓励和支持下,他与畅文斋先生一起发扬蚂蚁啃骨头的精神,组织人将其一块块迁移到了工作站中又复建起来,成为侯马工作站的一处重要文物景点。由此,杨富斗先生开启了他毕生从事的戏曲考古事业。

▲金大安二年董氏兄弟砖室墓

1985年1月,杨富斗先生接掌侯马工作站站长一职。在他的主持下,1989年3月,侯马工作站办公楼和文物库房楼完工启用,并陆续起建了职工宿舍、客房、锅炉房等配套设施,对侯马工作站原有建筑进行了全面改造。

1989年底,兴建了文物陈列室、办公室、食堂和宿舍,同时将清代建筑吴家祠堂和戏台搬迁到稷山马村,与稷山马村金墓、北宋崇宁四年仿木构砖雕墓等都汇聚于此,形成了“山西金元墓博物馆”。

1991年6月,杨富斗先生又主持了永济蒲津渡遗址的考古发掘,一座完整的唐代渡口遗址在他手中重见天日……

▲主持修建的马村金墓博物馆

1992年,60岁的杨富斗先生代任山西省考古所所长。他顺应时代,大胆启用新人,为山西省考古所培养了一批能够承接事业发展的骨干力量;同时,他积极筹备各类学术讨论会,先后举办了“丁村遗址发现40周年学术讨论会”、“丁村文化与晋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全国文博界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面对长年积压下来的考古材料,在他手上进行了较为彻底的整理总结,并出版了多部报告和科研成果,先后出版了《山西考古四十年》、《三晋考古》(1-3辑)等10余部学术著作。

▲杨富斗(右)陪饶宗颐先生参观

1995年8月,65岁的杨富斗先生调任省文物局主办的《文物季刊》担任主编。他总结分析了全国同类刊物特点,决定将期刊定位为山西第一手材料、学术前沿观点和后起新人阵地战略。同时,他用心发现新秀,培养新人,将一些年青考古学者团结在刊物周围。在他的得当措施和勤勉工作下,《文物季刊》在短时间内打开了局面,学术质量得到显著提升。

在中国的考古学界,给杨富斗先生评价都非常高,富斗先生忠厚勤奋、磊落大度的工作作风一直是山西文博人的宝贵精神财富。正像他的老朋友——中国著名考古学家张忠培先生对他的评价:这是一位终身为推进考古学、考古及文物保护事业发展、具有侠义心肠的战士。

▲《晋都新田》书影

▲《平阳金墓砖雕》书影


杨富斗先生著作目录

1、杨富斗《平阳金墓砖雕》,山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

2、杨富斗《山西省文管会在长治市北郊清理了一批古墓》,《文物参考资料》1955年10期。

3、杨富斗、赵歧《山西祁县梁村仰韶文化遗址调查简报》,《考古通讯》1956年2期。

4、杨富斗《侯马西新发现一座古城遗址》,《文物参考资料》1957年10期。

5、杨富斗《山西新绛三林镇两座木构的宋代砖墓》,《考古通讯》1958年6期。

6、杨富斗《山西万荣庙前村的战国墓》《文物参考资料》1958年12期。

7、杨富斗《山西曲沃县秦村发现的北魏墓》《考古》1959年1期。

8、杨富斗《侯马发现一座仿木构的宋代砖室墓》,《文物》1959年3期。

9、杨富斗、张守中《侯马地区东周、西汉、唐、元墓葬发掘简报》,《文物》1959年6期。

10、杨富斗《山西万荣县发现古城遗址》,《考古》1959年 第1—12期 P205-206

11、杨富斗《山西万荣庙前村东周墓地调查发掘简讯》,《考古》1963年5期。

12、杨富斗《山西新绛出土的“贞祐宝券”铜版》》,《考古与文物》1981 年第2期。

13、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稷山金墓发掘简报》,《文物》1983年1期。

14、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新绛南范庄、吴岭庄金元墓发掘简报》,《文物》1983年1期。

15、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侯马104号金墓》,《考古与文物》1983年第6期

16、杨富斗《侯马考古工作概况》,《晋文化研究座谈会纪要》,1985年。

17、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省闻喜县金代砖雕壁画墓》,《文物》1986年第12期。

18、杨富斗《稷山、新绛金元墓杂剧砖雕研究》,《考古与文物》1987年2期。

19、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山西运城西里庄元代壁画墓》,《文物》1988年4期。

20、杨富斗《对西阴村遗址再次发掘的思考》,《三晋考古》第一辑,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7月。

21、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万荣庙前东周墓葬发掘收获》(杨富斗、田建文、李夏廷),《三晋考古》第一辑,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7月。

22、杨富斗《山西的考古发现与研究》,《山西省考古学会论文集(二)》,山西人民出版社1994年。

23、杨富斗《关于四十年晋文化考古研究》,《学术论丛》1995年第1期 ,P70-75

24、杨富斗《金墓砖雕丛探》,《文物季刊》1997年4期。

25、杨富斗《侯马102号金墓》,《文物季刊》1997年4期。

26杨富斗《金朝推行区田法之管见》,《纪念陈述先生逝世三周年论文集 辽金西夏史研究》,天津古籍出版社,1997年。

27、杨富斗《地下民间艺术宝库》《中华文化画报》1998年第5期。

28、杨富斗《侯马、稷山金墓》,《中华人民共和国重大考古发现》,文物出版社,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