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论山西仰韶文化考古历程 考古专家揭秘“彩陶花魂”

  11月20日上午,由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二级研究员薛新明主讲的“揭秘彩陶花魂——山西仰韶文化的考古历程”讲座,在太原市博物馆举行。该讲座由太原市文物局、太原市文物保护研究院、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太原市博物馆、山西晚报·文博山西联合举办。

  仰韶文化从何起源?以1921年河南渑池仰韶村遗址发掘为开端,开启了仰韶文化考古的漫漫征程。在100年的考古岁月中,山西也发现众多仰韶文化时期的遗址,以1926年夏县西阴村遗址发掘为代表,至今累计在山西境内发现716处,经正式发掘的近50处,其中尤以晋南地区最多。

▲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二级研究员 薛新明

  在薛新明研究员看来,山西地区仰韶时期的研究可以1949年和1990年为界,划分为三个阶段。其中,从1926年中国现代考古学家李济等发掘夏县西阴村遗址开始,一直持续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是中国考古学的初创时期,这一时期,山西还未建立自己的考古机构,工作由省外学术机构和专业学者完成。这期间,山西先后发现了几处仰韶时期的遗址,尤其是对西阴村遗址的发掘,以确凿的资料更新了中外学者对中国史前史的认识,是当时研究中国史前文化的主要内容;20世纪50年代初到80年代末,山西的地方文物部门陆续建立,这期间构建了以晋豫交界地区为中心的仰韶时期文化序列和谱系,研究水平居中国前列,是其他地区对比研究的参照。20世纪90年代,山西仰韶时期考古收获颇丰,1990年至1991年,在临汾盆地东部的翼城北撖遗址发掘中,发现迄今山西新石器时代最早的枣园文化,填补了区域与时代上的空白。2016年发掘的临汾桃园遗址则展现出庙底沟文化,为考古人员研究仰韶文化、探寻中华文化起源提供了更多线索。近年来,在新技术和新理念之下,夏县师村、吉县沟堡、吕梁山中段岚县荆峪堡、襄汾小王村、浮山南西河等遗址均有新发现,从晋南到晋北,这些遗址发掘对山西仰韶文化考古具有不同意义。

▲ 讲座现场

  仰韶文化离我们很远,也很近。之所以举办此次讲座,是因为在不久前的太原市国科大材料能源学院附属中小学建设项目施工区域内,发现了距今有5500年之久的仰韶文化中期遗址——镇城遗址,这也是太原市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存。仰韶文化之光,就这样围绕在我们生存的空间中。在仰韶文化之中,彩陶文化是其最绚丽的底色、最明显的特征。考古是通过残缺的遗存,去认识完整的历史面貌。“通过认识陶器,能对遗存所处年代进行比较准确的认识。”讲座现场,薛新明展现了一组镇城遗址发现的陶器照片,“根据多年研究发现,彩陶罐、钵、尖底瓶和甑等陶器,属于仰韶中期。”他特别提到一个尖底瓶陶器的口,“这个是双重口,具有仰韶中期的典型特点,只有庙底沟文化时期才是这种形状的口。”

  “镇城遗址的发现,对认识太原的史前史十分重要。”薛新明介绍,根据地质学方面研究,在新石器时代,太原盆地的核心区域,曾是一片水域,人类只能选择在水域的边缘地带生存。“发现镇城遗址的地理位置,也是在太原盆地的边缘地带,这与当初先民选择生产生活的位置形成一个验证。”负责此次镇城遗址考古发掘工作的太原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裴静蓉说,“今年是仰韶文化发现和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在这样的历史坐标系中看,镇城遗址的发现,对仰韶文化的研究有着特殊的意义,对研究太原盆地新石器时代文化面貌、构建该地区史前文化序列、探讨太原及周边地区史前文化交流等具有重要学术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