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预防性保护中让古老文物再获“新生” ——运城市解州关帝庙文物保护所修复文物小记

文物古籍残卷如何重获“新生”?已经倾斜的“四龙壁”如何矗立起来?……近日,走进解州关帝庙,笔者深深地被这里的文保工作凸显“数字化”与“科学化”而感动。

今年年初,解州关帝庙文保所专门成立文物科技保护工作室,以保障和支持预防性文物保护工作的顺利开展。预防性文物保护涵盖庙内的可移动文物与不可移动文物。此外,还需要对周围环境、土壤、气候进行整体监测,对馆藏文物可能出现的位移、下沉、裂缝等问题进行数据监测,制定出具体、科学、有针对性的文保措施,在数字化与科学化的加持下,实现历史文物的“永生”。

“目前,关帝庙内的馆藏古籍还未对社会公众公开,这是因为很多珍贵的古籍有所残缺,原因不外乎是受潮、虫蛀等,若不加保护地将这些古籍展出,极有可能造成古籍的二次损毁。因此,修复这些古籍,成为文保所头等大事。” 解州关帝庙文物保护所所长、关公文化研究院院长傅文元说。

今年3月初,解州关帝庙古籍修复室正式成立,对馆藏古籍文献进行数据采集、梳理、分类、辑录等。

“现在馆藏古籍修复工作已进行到数据采集阶段。随后还要对古籍做数字存档、修复优化、古籍复制等。”解州关帝庙文物保护所文化研究室主任陈园园介绍。

古籍修复室内,工作人员戴着蓝手套,手握羊毛刷,小心翼翼地清除古籍上的灰尘,再用皮囊轻吹……待清理干净后,轻轻地将古籍放到无接触高拍仪上。仅仅几秒钟时间,一张清晰的古籍文献页面完整地出现在一旁的电脑屏幕中。《解州全志》《关帝志》《关帝全书》《解州关帝庙老账簿》《关帝圣经》等百余本馆藏古籍文献都要做这样的数据采集。

“采集方法用的是运城市首家平板无接触扫描,运用无接触高拍仪可更好地还原古籍原貌,为接下来的古籍复刻、装订、覆膜做好基础性工作。”陈园园说,“这一工作的完成,实际上是利用科技实现对古籍文献的全方位管理,实现电子文件的批量转接,让古籍文献得以陈列展示、再现风采,为社会公众提供一个可以近距离接触古籍文献的平台,让这些纸寿千年‘活’起来、‘传’下去。”

“ 端门前的四龙影壁,为明嘉靖年间遗物,因墙体基础不均匀沉降,造成壁身向南倾斜200毫米,倾斜度2.5°;西部下沉160毫米,倾斜度0.683°。“通过专家组对四龙壁的前期勘察,发现影壁出现酥碱、粉化、风蚀等问题。如果贸然修复,很可能会挤压四龙壁上的琉璃艺术品,造成二次损伤。本着‘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专家们研提多种影壁加固纠偏工程方案,最终选择了‘降压抬升技术’。”傅文元详细介绍了四龙壁修复实施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2021年9月,四龙壁修复工程正式启动。经过打孔、灌水、抽水泥、14a槽钢内衬柔性材料对裂缝墙体进行多道横向环向围箍等工程,截至今年5月,壁体扶正纠偏已完成,扫尾工程正在进行。

影壁处,文物修复者正用羊毛刷、竹签、小铲子清理砖缝,砖缝里状似“泥巴”的物质正是为了保护影壁不受损害而填充的硬杂物。“清理干净后,下一步将对墙体剔补更换。用同样来自明清时期的古砖替换掉那些受损严重的砖石。”解州关帝庙文物保护所文物管理科科长陈春荣在四龙壁施工现场给予解释。

令人惊喜的是,关帝庙还专门为四龙壁搭建了“保护棚”。“出于对施工期间雨季、汛期等自然灾害的考虑,就提前搭建钢架保护四龙壁。去年9月暴雨汛期,四龙壁如期修缮施工,并未受到影响,文物本体也避免了二次损坏。”傅文元说。

关帝庙内古树翠绿葱葱,长势完好。古树上都挂有一块小绿牌,上面标明树种、等级、编号、树龄情况等信息,文字下方还附有一个二维码,成为古树的电子身份证。古树名木是珍贵的自然遗产,被称为有生命的绿色“活文物”“活化石”,是解州关帝庙悠久历史的见证。古树存活了多长时间,就代表着多长时间的历史,这片树荫笼罩的地方,也架起了过去与现在沟通的桥梁。“保护古树名木,也是传承悠久的历史文化。”傅文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