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九原岗壁画 尽显北朝繁华

弯弓狩猎、珍禽异兽、军乐仪仗、神女仙人……在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中,上百平方米的彩绘壁画,犹如电影画面,一帧一帧让时光流动起来。

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原址位于忻州市忻府区兰村乡下社村东北角,原为忻州市区南部的一片高地。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墓中的壁画面积较大,内容丰富,“升天图”“狩猎图”“门楼图”及多种样式的人物服饰等,都是研究北朝社会生活、历史文化、军事制度等方面的珍贵资料。其中,墓道两壁发现的“狩猎图”达70平方米,是国内发现面积最大的北朝墓葬狩猎图;“升天图”是目前发现最为完备和具有完整体系的北朝升天图像。九原岗北朝壁画多元一体的风采,将参观者的思绪引入其间。


大土坡下埋藏北朝贵族  

9年前,让下社村村民意想不到的是,一座大土坡下,居然埋藏着北朝的贵族。

九原岗北朝壁画墓,是忻州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九原岗墓群之一。2013年,山西大学一名考古学硕士研究生来到下社村进行野外调查时,发现了该墓葬。同年,当时的山西省考古所组织专家组赴现场勘查,发现该墓葬是墓群中被盗较为严重的一座,当即决定对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

经过5个多月的考古发掘工作,考古人员共清理壁画200余平方米,出土了大量陶俑残片及少量的陶器、瓷器残片、数十件铁质棺钉,并在墓葬清理过程中对壁画进行了初步的加固与现场保护。

该墓葬是个砖砌的“单间”,坐北朝南。墓道为长方形斜坡,长30.5米,两壁呈阶梯状,再往里是甬道和墓室。墓室呈弧边方形,顶部为穹窿顶,高8.8米,上方有封土堆。

 由于记载墓主人生平的墓志等均已被盗,墓主的身份、性别、年龄都不能断定,但从墓葬的形制来看,规格仅次于河北省磁县湾漳北朝壁画墓。专家推测,墓主人应该位高权重,是北齐高氏集团的核心人物。
  

墓室壁画为古代丧葬传统

北朝(公元386年至581年)是中国历史上与南朝同时代的北方王朝的总称,其中包括东魏、西魏、北齐、北周等数个王朝。北朝在绘画造诣上承前启后,五彩缤纷。当时的画家改变了汉代粗犷、繁复的风格,向精密技巧方向发展。他们重视传神写照,尤其善于表现人物性格。而墓室壁画作为古代丧葬传统,更是体现了北朝画家的绘画水平。

在九原岗北朝壁画墓中,现存的壁画主要集中在墓道东、西、北及墓室顶部,墓室内壁基本被盗墓者盗走或损坏,仅残存少量壁画碎片。

2014年8月,山西省文物局局党组会议研究决定,由山西博物院文物保护中心负责完成该墓葬的壁画揭取搬迁、异地保存和保护修复工作;同年10月,经专家论证通过方案,随后正式开始壁画的揭取保护工作。2015年年初,完成了该墓葬墓道壁画和甬道壁画的搬迁保护。

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为了保护壁画,搭建了一个临时保护棚。由于当时正值冬季,比较寒冷,考古人员只能在里面烧地暖,从而保证墓葬壁画所处环境的温度维持在二十多摄氏度。


升天狩猎仪仗场景真实精彩

九原岗壁画墓更多地传递了千年前北朝多元的物质文化、社会生活和精神世界。画中飞行的仙人、奇谲的异兽带领墓主人飞升极乐,体现了汉代以来的升天传统;奔驰的骏马、四散的野兽,展现了马背民族的风骨;庞大的队列、精悍的武士,反映出墓主人生前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涯;宏伟的高门楼、神圣的博山炉,象征着升天后的归宿,它将汉晋传统、草原文化、异域宗教荟萃于一体。

墓道最上层的壁画是一幅“升天图”,绘有畏兽、仙人、飞鸟、神兽等形象,四周以流云、冬忍补白。其中,有两头神兽分别是《山海经》中记载的“駁”(一种食虎豹的马)和“疆良”(一种食蛇的怪兽)。墓主人夫妻一个乘着凤鸟,一个乘着仙鹤,潇洒地乘风归去。壁画里,还有一位手拿形似“囧”字扇子的神仙,神态逍遥自在。

墓道第二层的壁画为“狩猎图”,几匹红鬃烈马驰骋于群山中,马背上的猎人或是策马扬鞭,或是弯腰射箭,个个画得传神逼真。仔细端详,竟有3只猎犬在追赶老虎、豹子、野猪等猎物,可见当地山中也曾百兽繁多,狩猎自然成了墓主人的一大爱好。

第三层的壁画为“出行仪仗图”,所绘人物大多为佩戴弓箭站立的武士形象,其中不乏有高鼻深目的西域人,可见这里曾是北方民族融合之地。有趣的是,这些武士不仅穿着圆领、翻领的衣服,还穿着虎皮裤和靴子,时尚的着装可以和现代人媲美。

在西壁的南端,还有一个骑马少年的人物形象,其前方是一只猎狗和一只雄鹰正在捕杀兔子。少年的右臂向前伸,似乎在指挥捕杀活动。如此阵势恢弘的狩猎场景,让人叹为观止。

第四层壁画展现的也是武士形象,只是人物呈现的是进入墓室状态,在上面依稀能看到盗墓者留下的切割痕迹。

庑殿建筑壁画首次发现

庑殿建筑是中国古建筑中的高级形制,象征着墓主人显赫的政治地位。九原岗北朝壁画墓中的“门楼图”纵跨“升天图”和“狩猎图”两层壁画的空间,也就是墓门的上方,绘有一座规模宏大的三开间庑殿顶木结构建筑,两侧有廊相连,应为宫殿门楼。这既是墓主人现实中的府邸,似乎又象征升天后的归宿。

以壁画呈现的木结构建筑,在同期壁画墓中是首次发现,也是古人第一次用绘画的形式展现了北朝建筑风采。只是当时的画匠不懂透视画法,为呈现立体,在画木结构建筑上的两条斗拱时,是向外斜着画的,说明当时的建筑风格就是如此。

宫门正脊两端各绘有一个硕大的鸱尾,两侧垂脊则绘有宝珠头瓦钉,垂脊端上有鬼面瓦。正门紧闭,侧门半开,门扇上各有四路门钉,一对衔环铺首。门廊彩砖墁地,设有朱栏。两侧门内均有两位顾盼相视的女子,两边廊子分立两位侍女。在屋顶的正上方,还绘有一个火盆,左右两侧各绘一只兽首鸟身的形象。

专家从残存的一块绘有兽爪的壁画中推断,这里或许绘有青龙、白虎那些神兽守在墓主人身边。墓室顶部的“星象图”保存较好,点点繁星不禁引人遐想。墓室东壁上方还残存有三足乌的形象,呈现在类似于火红太阳的中间,与之相呼应的皎月却遭到破坏。


与公众零距离“对话”

2019年12月12日,“山西北朝墓葬壁画艺术展”在山西博物院开展。这是继2017年在上海举办的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集中展示北齐壁画之后,北朝墓葬壁画巅峰之作的首次大规模集中亮相。

此次展览大部分为科学修复后首次展出,是迄今规模最大的北朝壁画艺术展览,也是当代人一窥北朝灿烂文化的难得契机。展览中,“九原岗墓壁画:多元异彩,北朝时代缩影”单元对忻州九原岗墓壁画进行了集中展示。为营造最佳观展效果,展品全部“裸展”,与公众零距离“对话”。

本计划于2020年3月12日闭展,但随着展览不断升温,观众希望延展的呼声越来越高。为让更多人亲眼目睹北朝壁画的独特魅力,展览展期延长至2020年6月28日。

此外,今年年初,山西博物院将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所描绘的 《山海经》神兽等艺术元素融入游戏,向全社会推广山西的历史文物及文化,创新引领博物馆里的文物“活起来”“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