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山西故事 助力高质量发展

“十四五”时期是全面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深入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坚阶段和关键时期。实现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历史、实践和理论的统一,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根本路径。

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核心是“高质量发展”。发展是解决我省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没有发展,一切都无从谈起;没有“高质量”,发展也失去意义。我们必须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坚定不移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讲好山西红色故事,传承革命精神,厚植山西高质量发展底色

作为革命老区,山西拥有众多革命文物和丰厚文化资源,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和宝贵红色基因。历史川流不息,精神代代相传。讲好山西红色故事是弘扬红色文化,传承革命精神,赓续红色血脉的重要实践途径。首先,“革命传统教育要从娃娃抓起”。通过建立红色革命教育基地可以让身处和平年代的青少年也能跨越时空去感受革命先烈的精神品质,使红色基因渗进血液、浸入心扉,引导广大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其次,加快媒体深度融合,做强新型主流媒体,讲好山西红色故事,加强“四史”教育,推动理想信念教育常态化制度化。最后,开展重大主题宣讲和基层理论宣讲的动态结合,让山西红色故事“飞入寻常百姓家”,让革命精神更加深入人心,把爱国情、强国志、报国行自觉融入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奋斗之中。

讲好山西生态故事,提升生态意识,筑牢山西高质量发展屏障

“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生态安全屏障更加牢固,城乡人居环境明显改善”是“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的重要内容。我省扎实推进生态保护修复,全省森林覆盖率超过全国同期平均水平,以汾河为重点的“七河”流域生态保护与修复工程深入开展;在生态文明示范创建中,我省积极开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建设,右玉、沁源、沁水、蒲县、芮城等5县被评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县,为三晋大地筑牢生态屏障。

讲好山西生态故事,充分展现山西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成果,提升公众生态意识,进一步推动山西高质量发展。首先,强化公众生态意识是促进生态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前提。为了提高公众生态意识,应当深入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大力弘扬右玉精神,加强生态保护宣传,举办环保公益活动。其次,充分展现山西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成果、新事迹,树立榜样力量。通过组织集体实地参观、“汾河一日游”、媒体宣传报道等形式讲好山西生态故事,让公众切身感受“蓝天常驻”“绿水常清”的生态成果,自觉提升生态意识。最后,山西高质量发展离不开人才。向社会源源不断地输入具有绿色发展理念的人才,才能从扎扎实实做好改革稳定发展各项工作,到努力蹚出一条转型发展新路,再到力争在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突破,在转型发展的宽阔大道上,续写山西践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篇章。因此,生态意识的培养应当从小抓起,保证大中小学校的生态文明教育的一体化、系统化,并使其保持连贯性与持续性,如此方能全面提升公众生态意识,在山西高质量发展中始终秉承绿色发展理念,从而为山西高质量发展筑牢生态屏障。

讲好山西文化故事,彰显文化自信,焕发山西高质量发展活力

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国运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激发全民族文化创新创造活力,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我们应该坚定文化自信,只有对自己的文化有坚定的信心,才能鼓起奋发进取的勇气,焕发创新创造的活力。

地上文物看山西,山西的文化积淀深厚,可供挖掘的文化元素比比皆是。平遥古城、云冈石窟、北岳恒山、五台山,以及世界现存最古老最高大的应县木塔等,这些都是山西具有代表性的文化遗产。

我们要讲好山西文化故事,充分彰显文化自信,为山西高质量发展焕发新的活力与动力,统筹推进以文化人、以文惠民、以文兴业,加快建设新时代文化强省。首先,必须牢牢掌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同时不断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作用,促进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与基层治理相结合,培育文明风尚。其次,既要讲好过去的历史文化,更要讲好当下的文化故事,将山西文化的发展成就展现出来,积极推动文化领域改革创新。比如,贾樟柯导演发起创办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就是推动本地艺术文化的发展,为山西文化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和动力的典型案例。再次,讲好山西文化故事不仅内容要广,而且讲故事的阵地也要多元化,从传统舆论阵地到移动网络领域多点开花,坚持线上线下融合,用好云游山西平台,讲好山西故事,弘扬中华文化,推动山西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最后,深化文旅融合。坚持以文促旅、以旅彰文,重点打好云冈、五台山、平遥古城三大世界文化遗产牌,做优黄河、长城、太行三大文旅板块,提高山西文化旅游影响力,为山西在转型发展上率先蹚出一条新路,为山西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大文化力量。


✳作者:太原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骆婷 张晨旸;本文系山西省高等学校教育改革项目“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进’创新研究”阶段性成果,编号:2020JGSZ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