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5A景区摘牌的启示

  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决定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7家5A级旅游景区进行处理,其中给予山西乔家大院景区取消旅游景区质量等级处理,一撸到底。四川峨眉山景区也被通报批评,责令3个月内进行整改。

  峨眉山-乐山大佛是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遗产,遗产保护更加严苛复杂,峨眉山景区(乐山大佛单独作为一个景区)中的文物保护是否存在问题,笔者不敢悬揣,但乔家大院景区主要依托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乔家大院而建,近年来屡屡闹出改制风波,长期游走在文物保护法律底线边缘,过度商业开发也广受诟病。据了解,乔家大院被摘牌,主要原因就是商业化太严重。依托优质文物资源的5A级景区被摘牌并非孤例。2015年国内第一家被摘牌的山海关景区,就是依托长城这一世界文化遗产,景区核心山海关长城还是第一批国保。身处这样的景区,指望文物保护做得多好恐怕不现实,2017年全国文物安全大检查就发现山海关长城存在文物消防安全隐患。

  文化和旅游部对管理存在严重问题的5A级旅游景区亮剑,值得文物部门借鉴。根据《文物保护法》,我国不可移动文物保护主要采取文物保护单位制度,其中申报管理一直实行升级制度,也就是县保升市保、市保升省保、省保升国保(偶尔也有越级升级的情况,但为数不多),并没有规定降级乃至撤销制度。现行文物保护单位制度主要措意于文物价值,价值高的等级往往就较高,但相对缺乏对保护管理水平的评价,这是有失偏颇的,国保一般应该比省保管得好,省保应该比市、县保管得好,这样的理念远未成为共识。因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引进对文物保护单位的质量管理评价指标,统筹兼顾文物价值高低和管理水平好坏。未来是否可以期待出现这样的情景:保护管理到位的文物保护单位升级更加通畅,而保护管理不力甚至出现文物安全问题要给予降级乃至撤销。

  当然,与旅游景区不同,文物保护单位如若发生降级或者撤销,并不必然意味着其文物价值发生减损或者消失,而是旨在发出警示,用法治和政策的杠杆,刺激文物保护单位加大保护管理力度,直到有朝一日回归其应有的价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