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博物馆遇到这些“成长的烦恼”,我们应该怎么做?

  “无论一个人还是一个行业,在发展过程中总会遇到一些‘成长的烦恼’,这既是自然规律也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这是全国政协委员、国际博物馆协会副主席、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安来顺接受央广记者采访时表达的感受。当记者将话题切入目前的“博物馆热”时,安来顺强调说,业界和公众关于“博物馆热”讨论的主流当然是积极的,因为更多的人走进了博物馆,增加了对历史文化更直观更深刻认识的机会,这无论对社会还是对博物馆都无疑是一件好事,其实大家更关注的是大量观众进入博物馆时如何确保参观质量的问题。

面对观众不断高涨的参观热情,博物馆该做些什么?

  安来顺:我也在博物馆一线工作,每当看到观众在博物馆门口排起长队,会本能地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欣慰,因为我经历过博物馆曾经的“门前冷落鞍马稀”阶段,那时博物馆离人民群众的生活似乎很远。但兴奋之余,博物馆也切实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大量观众来参观,在博物馆接待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让他们在博物馆的体验更有品质?不辜负大家对博物馆的一番热情?这对博物馆来说是一种挑战。

  “博物馆热”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审视博物馆作为一种有“特性”的公共文化机构的特点。在我看来,博物馆之所以是博物馆,就在于其专业上的分工及其特有的为公众服务的渠道和方式。即使同为博物馆,文化历史博物馆可能与现代科技类的博物馆也有所不同,而与展览馆、文化馆也不太一样。例如,以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为主要载体的文化历史类博物馆,如果无原则地泛娱乐化,其实对于博物馆来说是一个损失,因为这与博物馆本应具有的机构文化特性并不十分吻合,个别情况下甚至可能稀释公众对祖先留给我们的珍贵文化遗产应有的崇敬之情。博物馆不应排斥任何人群,但文化艺术博物馆确实还承担着“社会风尚养成所”的社会职责。

高冷的文博如今很百变,您怎么看?

  安来顺:在融媒体时代,博物馆必须更加开放、更加包容,以积极的姿态面对和接纳新生事物,甚至还应该很酷,这不应该有疑问,但问题的关键仍然还是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边界”。它们是作为博物馆深邃文化内涵的自然延伸呢?还是仅仅为技术而技术,为娱乐而娱乐,甚至把“眼球经济”那些消极部分不加掩饰地强加给博物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把传播技术本身进入博物馆与这些技术服务于博物馆的什么目标相混淆,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其实,近年来我们有成功的尝试,例如几大博物馆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袂推出的《国家宝藏》节目就是一次非常有益的尝试。其中有文博专业人士,也有文娱明星,这是跨界合作,公众反响很好,业内也非常认可。我个人更认同这档节目中“国宝的前世今生”的环节,文物的“前世”说得明白,而“今生”是与今天的时代精神结合起来,为串联古今搭起了一座桥梁。当然这座桥是不是很坚实,是不是很完美,这更多属于专业范畴,相信通过不断总结、不断打磨一定会更加精彩,让当代人、特别是年轻人能从中接受和感悟到这些文物所承载的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

博物馆做文创,重心该放哪儿?

  安来顺:观察其他国家的博物馆,有一个明显的趋势,就是博物馆在更加积极地介入文化创意产业这一领域。过去五年间,我国博物馆也在积极参与文创,其所产生的积极作用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它的意义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文创产品使博物馆文化得以延伸,丰富了观众特别是他们参观博物馆之后的文化体验载体;另一方面文创产品的开发让不少博物馆获得一定经济收益,直接为博物馆的业务发展积累了新的资源,同时间接地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贡献了力量。

  博物馆介入文创产业,需要一种理性的态度。博物馆归根到底是一个通过藏品和相关研究展示和传播历史文化的公众文化机构,它的首要使命是保存文化记忆、阐释文化价值、传播文化意义、增进文化认同、激励文化创造,也就是说,保存、研究、展览、教育等是博物馆服务社会的主渠道、主阵地或核心功能。这与企业贡献社会的渠道、方式是不一样的。这就要求博物馆要合理分配自己的人力财力资源。另外,“术业有专攻”。我认为,除了少数各方资源都很丰厚的博物馆之外,多数博物馆在文创这条产业链中的位置是在最上游,在文创产品开发中博物馆的核心竞争力是它的对馆藏文化价值不可替代的了解和优秀研究力量,就是把自己一部分有潜在市场价值的文化资源转化为文化资产,再通过与其他机构合作去满足市场需求。所以,对大多数博物馆而言,直接进入文创的开发、设计、制作、营销全部环节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也不太符合博物馆的机构特性。

跟风?不可取!

  安来顺:看到故宫博物院等单位在文创产品开发中取得成功,一些博物馆也有效仿的想法。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文创的核心一是文、二是创,尤其是创。博物馆做文创最怕的是跟风,不顾自身资源禀赋、不分青红皂白的简单模仿复制,会造成文创产品的同质化。

  故宫有丰富的文物资源作为核心内容可以转化,有各个领域的专家团队,有像单霁翔院长这样有魄力、有开创精神的领导,故宫文创开发的成功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还有一种情况希望防止,就是不顾实际地把博物馆文创开发经济指标化,特别是把文创的经济指标作为博物馆成功与否的衡量标准,这会对博物馆的整体运作体系带来负面影响。所以,因馆制宜在文创产品开发中显得特别重要。